您的当前位置: > 国际 > 正文

世界经济三季度能否回升

原标题:世界经济三季度能否回升

  6月2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了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报告将2020年世界GDP增长率从4月份估计的负3.0%调低到负4.9%,系战后最严重的衰退。世界银行则将其定位为1870年以来世界最严重的衰退。面对严峻的外部环境,我们应坚持底线思维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危机前所未有世界经济能否实现V型反弹?

  报告预测,世界经济作为整体在2021年将实现5.4%的增长,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其中发达国家增长4.8%,仍无法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增长5.9%,可以抵消2020年下降3.0%的影响。

  报告依此得出四个初步结论:

  第一,这次大衰退与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不同,经济剧烈下降两个季度后逐季回升,没有在低点停留相当长时间。总体呈V型而不是U型。这说明,这次大衰退尽管覆盖整个世界,且降幅非常大,但主要根源是疫情造成的隔离和停工停产停业,不是经济运行内在危机的爆发(如生产过剩,债务危机)。当疫情稳定,生产和消费逐步恢复,经济即回升。

  第二,这次衰退和回升的V型是非对称性的,下降时间很短,回升却很慢。特别在发达国家,经过两个季度剧烈下降后,经过六个季度(至2021年底)回升,仍然恢复不到衰退前高点。说明这次大衰退对生产力、消费能力、就业供应链的破坏,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修复。

  第三,发达国家和新兴与发展中国家出现明显分野。前者经济下降更快,恢复更慢;后者降幅较小,恢复更快。到2021年两者差距将有所缩小。

  第四,中国是唯一逆势增长的主要经济体。2020年,在世界GDP排名前十的主要经济体中,只有中国逆势增长,预计2020和2021年累计增长9.3%。

  四大风险持续世界经济困难将至少中期化

  IMF预测的前提是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如果2021年初疫情二次暴发,则经济前景将完全不同。估计2021年世界GDP增速将比本次预计调低4.9%,即接近零增长。实际上,世界疫情第一次暴发并未过去,相反,六月下旬以来还在加速,平均每周新增确诊病例100万。因此,世界经济能否如IMF预测一样,尚存较大变数。

  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四大风险日益凸显。它们将在今后几年深刻影响世界,从而使世界经济大衰退后的发展充满困难。

  一是全球有效治理的缺失将使疫情难以得到有效控制,多边合作也受到限制。这次暴发的战后最大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和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世界经济大衰退,理应产生新的、里程碑式的全球治理机制。但实际上并没有。

  二是各国财政赤字和债务积累,危及疫情后中长期经济前景。这次应对突如其来的百年未有大衰退,各国政府普遍采取大幅度赤字财政、零利率和发债政策。致使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直线上升。据IMF估计,2020年世界各国政府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平均将达到13.9%,远远超过3%安全线。结果将是公共债务水平急剧上升。世界各国公共债务占GDP比重,2020年将达到101.5%,2021年续升至103.2%。远超欧盟设定的60%安全线。特别需要关注的是欧元区。由于财政资源枯竭,经济又缺乏新的增长点,疫情后很可能只能通过财政紧缩减少债务,从而使经济难以重拾增长。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经济低迷,有可能再次在法国和意大利出现。

  企业债务积聚是更大的风险。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主要依靠虚拟经济和债务经济推动增长,资产泡沫日益严重。疫情暴发和经济大衰退以来这种情况不仅没有得到抑制,反而变本加厉,特别是美联储的放水大多流入了股市,实体经济的设备投资反而大幅下降。这造成了衰退年代虚拟经济的进一步膨胀。